现在是 2016 年 3 月 2 日的 0 点 18 分,我刚从实习公司下班回到寝室,好吧,其实是同事生日刚聚会回来,聚会时上大的研三同事对我说:干了这杯酒,你的学术生涯到此结束。我想,这句话还是放到毕业时再说吧。

硕士三年,我的改变是巨大的。首先感谢的应当是上海社科院,它接纳了我,让我从一个大四待业青年变成了新闻学硕士;其次,我应该感谢的是我的父母,他们真的是无时无刻鼓励着我,叮嘱我好好读书,即使在家时每每让他们生气,但依然每个月打给我生活费,告诉我吃好穿好,缺钱了就电话他们;接着,我非常感谢社科院新闻所的老师们,尤其是我的导师吕鹏老师,正是研一时候他对我的批评,和对我的严格要求,才打下了最后毕业论文的基础,同时,我也感谢所里的其他老师,如强荧老师、王蔚老师、李敬老师、吴畅畅老师、戴丽娜老师、白红义老师等等,正是在多次的理论课“吊打”中,才促使着我不断看书、学习;而感谢名单的最后,就必然是身边的同学了,感谢室友高云重和唐立辛,他们包容我这么一个邋遢的室友,而且在搬家之后及时把饮水机上交了国家,防止投毒,而我还需要的感谢其他一些人,比如邹顺光同学,研二后几乎每天晚上抽时间和我探讨理论和动漫(恩,我觉得探讨的大部分还是动漫吧,时而讨论忘了时间,回到寝室已是凌晨),他在我的论文书写中提供了大量的帮助和建议,估计以后再也不能每晚社科院楼下全家罗森了,再比如宋震、梁思思、赖宇霖,他们对我一直在撰写的“博士语录”做出了的补充(社科院食堂之汤篇还在构思!),使我的课余生活充满了乐趣,不过提到这个,还是得感谢一起打乒乓的妹子们,你们好可爱啊……

而感谢的人还有很多,我不可能再一一提及,就比如 S 同学(然而还是提及了,我觉得她是不可能看到我的论文了),包容了我的自私、懦弱、人渣。

其实我还有很多要说,我的这三年是精彩的、是无奈的、有坚定、有失落,回忆种种,我总是幸运和侥幸的那个。去年开始准备的论文,居然到这个时候就要结束,5 月时的开题,7、8 月时的线下互动采访,到最后歇斯底里的波德里亚形式交流结论,这些体验,我还是有点不舍,因为还有好多想写的没写啊!对于论文的主题,导师给了我充分的自由,贯彻了我的爱好,这,应该是一份对硕士三年满意的答卷吧。

是的,致谢在最后关头开始写才有意境,本以为在盲审前还能继续修改论文,可惜得知在 3 月查重后就不得更改。我想,若到 4 月,这篇致谢可能又会是另一种形式——未来,是无限可能的。

txti